這個挪威人睜著眼睛 一臉正義坐在我對面

大言不饞說波蘭人有多懶惰 日本人在二次大戰後 

就迅速重建好國家 波蘭到現在還是那麼落後窮困

波蘭人每個都冷漠 板著臉跑到挪威來當黑工

做人家不要做的 低三下四的工作 要挪威人怎麼看得起他們?

 

我看著這個崇尚日本文化 披著白皮膚 戴著綠眼睛的李登輝先生

(對前總統沒有貶義 在此提出僅作為崇尚日本文化的代表)

腦中卻浮現去年的波蘭同學a 這學期她修diploma很少在學校出現

上禮拜在走廊聽見有人遠遠喊我名字 回過頭一看  是a

a匆匆跑來抱住我 說有太多事情要告訴我 需要找時間坐下聊聊

看著她一言難盡的眼神 去年我們有數不清多少次這樣的眼神交會

在a課堂上忤逆老師 我不斷使眼色要她閉嘴

在覺得老師又廢話連篇時互看翻白眼 或偷偷互做鬼臉

pre party時坐在根本不熟的挪威同學家地板上

喝掉a帶來的一罐紅酒 還有那些課後酒吧裡的抱怨聚會

 

她是我對波蘭的第一印象 直率 友善大方 勤奮 努力

我知道我們始終不會找時間坐下聊聊的 

她會為了diploma忙得團團轉 還要想辦法賺些錢添補家用

 

接著 我又想起了在柏林遇見的波蘭人

我們坐在草皮上聊天 邊趕蚊子邊喝著他推薦的波蘭啤酒

當天的午夜12:00 他忽然打電話過來 只為了說一句生日快樂

一個認識不到一天的萍水相逢 做了這樣讓人不得不記住的事

像是小武(重慶森林)把call機留在鐵網上 忽然收到訊息

他就是我702房間跟我說生日快樂的朋友 他就是我的林青霞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記他一萬年 但這是去年生日發生的事

記到現在是沒有問題的

 

我沒去過任何波蘭城市 a也不算非常親密日日聯絡的閨蜜 

柏林的那個人僅一面之緣 回奧斯陸後斷續聯繫了一個月左右

我卻開始以自身遇見的好波波例子來捍衛波蘭這個國家

如同虛竹(天龍八部)在少室山上 明明根本沒見過蕭峰

卻衝出去肝膽相照 嚷嚷要陪大哥血戰敵人

辯論草包就這樣手無寸鐵 毫無預警的把自己推上了辯論戰場 

然後對方說 人分成四個階級 第一階是白種人和斯堪地納維亞人

第二階西班牙人和其他歐洲人 第三階偏白的亞洲人 

最後一階是越南 泰國等 東南亞洲人 

 

瞬間我知道此役只會走向你死我亡

多說一句只怕要氣到吐血 當下直接立馬穿起外套逕往外走

對方在後面追著補充說

這理論還是他在香港交換時認識的台灣人告訴他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周孟汝
  • 什麼莫名其妙的種族歧視,這人很誇
  • 我也覺得 驚人

    LadyJ 於 2018/03/17 16: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