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今天上瑜伽課的時候 老師佛光乍現 居然說英語(本來都說挪威語的)

第一次在瑜珈課不用鴨子聽雷  才發現老師說了那麼多五四三

她說 “這是新的一年 你的新年志向和目標確定了嗎”  吸氣吐氣中 

我驚覺 是的 新的一年開始了 (才慢了四天不算太慢 對吧?)

回家的路上 我決定要發表這篇延遲了一年多的心得 

 

2016年5月17日 身為除毛熱衷者的我 在米蘭第一次體驗了蜜蠟除毛

我一直都有除毛的習慣 不論是手毛腳毛 手指毛腳趾毛 眉毛 腋下是重頭戲

但下體的毛 一直相當棘手 住在台灣的時候我自行剃除過兩次 

長出來的過程癢不欲生 就先不在此贅述 之後就以修剪代替剃除

直到搬去米蘭後 隨著夏日漸熱 又開始覺得下體不舒適 五體不滿足

於是首度預約了蜜蠟除毛 想說讓專業的人來幫我除除看 

雖然sugarwax在米蘭算是大連鎖店 但歐洲的服務還是不必有所期待

噓寒問暖把你當公主 鞠躬盡瘁 售後服務兼備這種事只會發生在台灣

sugarwax接待台之後隔成許多簡單的小房間 我被領到其中一間等待

然後進來了一個綁馬尾的女生 我說了一句 “她  我可以”(出自艋舺)

好吧 其實什麼都沒說 因為她不說英語 比手畫腳要我脫了褲子躺下

非常沒有情趣 我就這樣赤裸著下體 躺在類似手術台 鋪著薄薄的紙的床上

她把調好的蜜蠟塗在我下體 像是待烤的雞塗上蜂蜜

 

不要相信慾望城市演的 只是ㄧ塗一撕就可以解決 

是要重複塗 重複撕大概15次  撕裡面的毛時很難不邊笑邊叫出來

我甚至因為生物的自我保護反射動作 推了一下幫我處理的人的身體

你知道下體的構造和腋下或其他部位不一樣 有分普通的皮膚 

和翻開來之後裡面比較滑細的皮膚 這也不好說明太仔細 請自行領會 

就是因為某些部位的毛用拔得太痛 才決定蜜蠟除毛

結果她還是拿出鑷子在拔 因為蜜蠟並不能黏走所有的毛 

 

看著她專心的對待我的毛 如同當初申請學校 孤軍奮戰

需要找人一起面對  所以花錢請人幫忙看申請essay一樣

有人和我一樣在乎我的下體 除了自己以外 有人用鑷子拔我的毛

雖然只是金錢交易 還是場面溫馨 如果你覺得生活中和別人太疏離 

花30歐去蜜蠟除毛吧 會得到一個親密的體驗

可惜每件事 都有結束的時候 她就這樣說聲bye 留我一個人在小房間

小腿上還有黃色的蠟 下體是菲子粉白白的 好狠的義大利女人

狼狽的用面紙和濕紙巾擦好穿回內褲  還沒有提供清洗的地方

這就是我的第一次  持續42分鐘 

 

至於效果如何? 只能說普普通通 畢竟沒有人付錢給我寫業配文

傳說蜜蠟除毛會獲得嬰兒般的肌膚 滑順無痕跡 那都是騙人的

還是看得到有黑點點 摸起來還是有疙瘩  這就是個體驗

像去美容院做頭髮一樣 頭髮還是會長出來 髮型還是會跑掉 只求個當下

一年半前的我做完之後 是很開心的去逛街了 神采飛揚 走路有風

蜜蠟除毛並不是隨時都能做 必須等毛長到一定的長度才能夠成功黏起來

對我而言長(ㄓㄤˇ)長(ㄔㄤˊ)的過程還是癢不欲生

說什麼長出來的毛會比較細軟 也是騙人的 就跟以前的毛一模一樣

我一見他們還是趕緊剃除了 後來搬離米蘭回到奧斯陸 也沒機會再去消費

就是一直記掛著要打出來

在新的一年提供給在米蘭想去試試sugarwax的人參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