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做設計的時候 常常會到了末期自暴自棄

忽然的覺得人生沒有意義 抽離的不像自己

然後就飛到月球去了 在太空中看著挪威是那麼渺小

那些作業又算什麼呢? 正常人在腦洞十分鐘後

會再度回到現實 而我卻自我毀滅的躲藏在腦洞之中

不願面對真相的結果 就是被殘酷地對待

會交出驚人的 虎頭蛇尾的作品 草率地令人不忍直視

程度直逼幼稚園兒童的耍賴之作 貽笑大方都稱不了

可是前期的雄心大志是那麼宏偉 汲汲營營日夜不眠的做

還以為自己這次要得獎了呢(得什麼獎?)

 

我覺得可能是家庭教育 我媽媽常常會在一蹴可幾之時

突然罷手說 “算了啦” 虧錢或是名聲臭掉都撒手不管

就這樣龜回家裡 什麼都不重要了

好可怕的行為舉止 不符合社會規範  

我好的不學 竟然學這個 太荒唐了

 

不過這可能是人體的自然保護機制 免得自己走上絕路

尤其在挪威這種憂鬱症高比率國家 能夠想開比吃魚油重要

有時候被逼急了 或真的絕望時 只要開始腦洞就會平緩下來

算了啦 也不缺這學歷 學校什麼的都是浮雲

回台灣或去中國工作 就可以把這些異族遺忘在冰凍的北島

再也不說英文 再也不看見這些蒼白皮膚藍色眼睛的人

你對我好或對我壞 我都永遠想不起你了

嫁個人 生個孩子 一年去一次日本 週末去逛老街

擺個攤子做小生意也挺快活的不是嗎?

 

Presentation 前一天 Keynote還沒做完

任意腦洞是很危險的 尤其是我這種重度患者

就快11月了 撐過去下學期就不念了吧(又開始腦洞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