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 TU Delft曾是我的救贖 

他們圓錐狀的圖書館是我的電腦桌布

死腦筋的只申請這家學校  連續兩年(也連續被拒兩年)

痛不欲生 行屍走肉的竹科生活 常想像自己走在荷蘭的樣貌

但我想不出來 一點也想不出來

現在才知道 因為荷蘭不是我的destiny

 

我媽說 我總是這樣 到挪威之外的歐洲國家旅行

一開始嚷嚷著好想回挪威 幾天後又嚷嚷著不想回挪威

然後回到挪威之後又無病呻吟嚷嚷想離開好幾天

但荷蘭例外 可能是因為不是普通旅行 而是study trip

我只停留在第一階段 嚷嚷著想回挪威

持續到飛機降落後 慶幸著能回挪威 

 

不喜歡有雜質的自來水 不喜歡行人與腳踏車爭道

也不喜歡他們把廚餘和垃圾倒在一起

不能接受荷蘭人草率的洗碗方式

(碗盤佈滿洗碗精後不是該用水把泡沫沖掉嗎?

他們就做到此為止 直接放到碗架上 任由泡沫殘留在上面

酒吧裡洗杯子也是 把水槽放滿水 杯子一一浸到裡面

這豈不是髒水重複污染髒杯嗎?荷蘭人勇者無懼欸)

 

Delft對我而言是個太過女性化的大學城

遍地紅磚 小小的溪流 小小的橋

不分男女皆騎著淑女自行車(圓圓手把那種)

有種被困在楚門的世界的感覺 像在竹科金山街一樣

 

鹿特丹對我而言是個太過女性化的小城市

那些戰後的新建築不像柏林莫名的新舊和諧

那些標新立異都成了一種牽強 

老建築裡的陡峭斜樓梯又是一種刁難

 

每個城市 每個國家都有好有壞

憑藉著的是緣分 和這些好能不能讓你包容那些壞

柏林的藝術感和特別 讓我包容了髒亂的街道

米蘭的致命吸引力 讓我願意妥協去買濾水壺過濾水

但荷蘭我包容不了 就如同他根本救贖不了我

 

離開奧斯陸的心情從來沒有間斷過

但在荷蘭時卻那麼強烈的想念奧斯陸的一切

在那個禮拜之後 荷蘭對我而言 就只是荷蘭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