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組員監禁在學校 生不如死的生活終於在今天告一個段落

上禮拜某天實在太痛苦了 以UDI(移民局)為藉口提早回家

其實是想去上健身房 匆匆趕回家後 發現房卡居然沒帶到

我現在住的sio公寓戒備森嚴 要進樓下的大門需要一張房卡

進自己居住的那一層 需要另一張房卡 進自己房間 需要鑰匙

我鑰匙帶了 兩張房卡放在房間裡 剛好有人出大門

讓我順利進入建築物 但你知道我在我那一層等了多久嗎?

 

一個小時又二十分鐘 沒有人進出 按各戶的門鈴沒有人在家

在宿舍的fb群組裡貼文求救沒有人回應 打電話給sio

他問了十分鐘的個人資訊 然後說”若要請人來幫你開門可以

但是要付費挪威一千克朗 你要付費還是等人進出?“

只能眼角含淚的說 等 多久我都等

在那一小時又二十分鐘裡 我坐在門口

看著地板上橘黃色的磁磚 想起了在柏林參觀監獄的那天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我和一個義大利人約了

一起去市區外一小時車程的Hohenschönhausen參觀

那是史達林關政治犯的地方 結果我跑錯了博物館

他倒是準時到達了 加入了English tour 一邊打訊息給我

“這個地方好可怕 你不要來 他們不讓我走 

規定我只能跟著他們走 把我當犯人一樣 不能自由活動”

他這樣一說 讓我更想要去了 後來幾番波折

成功趕到最後一班次的tour 是個非常值得參觀的監獄

一小時二十分鐘的等待 也許不及那些獄犯的百萬分之一

但煎熬的心情已經足以讓人身心受創 

手機沒有電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個樓梯間

飢餓 絕望 被禁錮的自由 都會讓你短暫的失去自我

 

終於 等到一個女生回家 好不容易見到一個人類

我欣喜若狂的道謝 企圖攀談 對方只是冷冷淡淡的進了門

前天早上 我聽見各家門鈴輪流巨響 於是出去幫一個人開了門

他一見我也是如同荒島遇見直升機 滔滔不絕地說自己的遭遇

他只是出去倒垃圾沒帶到卡 萬分感謝之類的

我隨性擺擺手說這種事常發生 不管他與人類交流的渴望

擅自進了房門 我知道他的渴切和感激 也知道過半小時

他的心智就會恢復正常 打回淡漠的挪威人原型

畢竟被困在樓層外和被關在Hohenschönhausen

還是有天地般的差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