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過很多歐洲的教堂 從來沒有一個像柏林教堂一樣

這樣巨大的 霸道的深植在你內心 見到他的時候 不是在特別好的狀態

當時已經旅行了四五天 柏林的髒亂吵 遊客萬頭攢動 讓我想念奧斯陸

平靜 安寧的虛擬小鎮(但是回來後 發現奧斯陸變了 擁擠 吵鬧

可能是假期過了 挪威人都回來了 碰上畢業季或什麼節慶

路上一堆高中生喧鬧 車子也多 車水馬龍噪音無限 令人惱怒)

在走去DDR博物館的路上 他就這樣無預警地出現了

無聲的 坦蕩蕩的 佇立在河邊 當下我停住了腳步 

拍了幾張照發現無法把這樣的壯麗記錄下來

 

於是參觀完DDR後 我租了腳踏車 騎到博物館島上

為了更靠近他一些 直到徹底站在他面前

米蘭大教堂是這麼的美 像超現實的存在 像一幅立體的畫

羅馬許願池是這麼的美 你敬畏崇拜 感嘆自己的渺小 讚嘆他的偉大 

柏林教堂的美 不是這樣的 他的美是包容的 是接納的

你會想親近他 想靠著他 他是慈祥大度的長者 莊嚴卻溫馨

壯闊卻親切 你可以躺在前面的草皮上 可以騎腳踏車路過他腳邊

我想住在有一個這樣的教堂的城市 這樣友善包容的城市

 

柏林非常國際化 外來人口很多 他們告訴我 你不用學德文

用英文就可以生活得很好 物價便宜 人民友善

柏林的髒亂吵 二手菸滿城 都是有趣和豐富的代價

一個印度人告訴我 他才到柏林工作六個月 現在已經交到很多朋友

是很容易融入的地方 德國人不若刻板印象說的嚴肅木然

他們活潑友善(但不假笑) 充滿好奇心 想知道你從哪裡來

睜著圓圓的眼睛打量你(當然還是不如義大利人明顯)

 

八天太久了 我不該離開奧斯陸八天的

回到奧斯陸機場那天 連方向都搞不清楚東南西北

一切忽然都不熟悉了 因為奧斯陸變了 我也變了

我想念柏林 一個特別的城市 經歷繁盛的德意志帝國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崩塌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殘破

史達林的迫害 柏林圍牆分隔了一個城市 接著迎來統一

因為有這些傷痛 這些沈重的歷史 所以才有今天的柏林

新舊並列的建築物 讚揚和平與包容的buddy bear

坦然面對過去錯誤的勇氣 還有無止盡的賠償造成的低物價

你無法不被這種沈痛和開朗並存的反差吸引

我羨慕所有住在柏林的人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