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有的人要做“探訪故鄉”的旅程

故鄉的確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那個地方出生在那個地方長大

可是別人問你 “苗栗有什麼好吃的 好玩的?” 你只能愣愣說一句

“我也不知道” 因為那是故鄉 最常待著的地方是你的家裡

幼童時期 沒有自我外出能力(外出工具)只能在家玩

我出身於過度保護的家庭 國中一直是父母接送上下學

高中就到外縣市就讀了 幾乎不曾自己在苗栗的街道上蛇過

苗栗的路要google map才找得到方向 或者憑藉著潛在記憶

招喚多年前在媽媽機車後面或爸爸汽車後座曾見過的街景

 

對於苗栗的情感 其實和對奧斯陸很像

每當歐洲人問起我在挪威是不是很不適應 我都會回答

“其實跟我的故鄉挺類似的” 苗栗市應該是全台最像挪威的地方

這個在台灣隱藏著的神秘城市 全城住宅區 沒有百貨公司

沒有星巴克 沒有華納威秀 道路上冷冷清清

車流量只集中在南苗那一條街 苗栗市很少外來居住者

通常是很純粹的土生土長苗栗人 他們大部份都很白 

很多人看到我的第一印象 就是很白 甚至有陣子外號叫小白

但我哥和我爸比我還白 在苗栗街上隨便找個人都可以比我白

 

苗栗人和苗栗市一樣冷冷清清的 只顧自己家裡事

若跨年或什麼節慶 辦了個有明星的戶外活動 

苗栗人會稀稀落落站在台下 雙手抱胸 不尖叫不捧場 淡淡看著

雖說是鄉下 卻也沒有純樸熱情感 店家不會親切招呼 

路人不可能見到外來客就主動提供幫忙 

苗栗人的世界小小的 而他們安於此道 這和挪威人真的太像了

 

這次回台灣也在台南住了幾天 我全台最愛的城市

台南就像是失控的米蘭 什麼都沒了分寸 誇大的炎熱

(但米蘭也實在好熱) 誇大的喧鬧 誇大的美食和低廉物價

於是近乎猙獰了 米蘭對我而言是剛剛好的熱切

台南失去了當時初戀男友的保護 不方便的交通和毒辣的天氣

都成了毀壞過往美好記憶的熨斗 把那些立體的 鮮活的快樂

都燙得平平貼貼 好像一張無感的明信片 貼在冰箱上面

端詳那張明信片 怎麼也無法身歷其境了 只覺得光站著就奇熱難受

汗先是小雨般從肌膚滲出 接著無情的下起大雨 從額頭滴到下巴

從內衣沒包覆到的胸上滲到外衣 形成令人窘迫的內衣框線狀汗漬

趕緊丟了明信片 快點到冷氣房裡待著比較實在

 

不只是台南 苗栗也熱得很 全台發熱中實在逼人

我是個在炎熱下會變得很狼狽的人 一來我會流手汗 像噴泉般誇張

其他地方的汗也不少 住台南的朋友在我去歐洲後 在line上跟我說

“我對你的印象 就是腋下總是濕濕的”  這是多糗的印象

但有什麼辦法 我當時簡直整個人都要化作水了 

手腳換季時還會長紅紅的疹子 然後變成一粒一粒的小水泡

奇癢難耐 抓破就會流血化膿 極度狼狽 台灣的天氣整得我很慘

在歐洲大部份時間我過得很優雅 除了去年夏天在米蘭

手腳竟被逼得差點又長出小疹子 米蘭的夏天太恐怖了 還沒有冷氣

 

這麼說來 挪威還是比苗栗好一些 我本來想好好分析這四個城市

(我知道挪威不是城市 是國家 但是奧斯陸畢竟是首都 

他正面像苗栗 側面像台北( 首都都有一定的相似性)

所以這篇以挪威整體氛圍和挪威人性格來做闡述基礎)

結果變成了抱怨天氣很熱的小學生流水帳

先這樣好了 不然等等我要開始寫早餐吃了什麼 午餐想吃什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