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beats耳機 隔絕丹提咖啡從內至外發出的噪音

我為苗栗是台灣的淨土 是最像奧斯陸的地方 抱歉

都是誤會 台灣就是台灣 不會是時差六小時以外的挪威

這個小島充滿了噪音 每個人都需要說話 商店廣播無意義的訊息

低生育率根本只是謠言 100公分以下的台灣之子

皆內建能發出洪鐘巨響的嗓子

 

這次回台灣正好碰上施工 每天早上七點半 工人準時叫我起床

房間的窗戶外就是施工的核心搖滾區 他們每個動作每句話

都像在床邊進行 穿透耳塞依然清晰 我其實可以躺在床上監工

可惜三年前我沒有一千萬買下那塊地 現在也沒有

而且將來會更加窮困  ”被當“像是一個詛咒 一個地獄

還未知覺到時已經在裡面輪迴了三遍 仔細回首 我做了什麼?

我對自己做了什麼? 在奧斯陸耗費的青春和時間 

只是把自己變成一個介於挪威和台灣和義大利之間的人

我的身體屬於挪威 過去屬於台灣 情感屬於義大利

 

曾經在身邊的那些人都成了一場空 消失地一點痕跡都不見

挪威人睜著圓圓的眼睛說 無論我在奧斯陸多久 他都會在這陪著我

結果只是幾句騙騙無知少女的好聽話

義大利人偶爾在whatsapp問我什麼時候能回義大利

只能虛無縹緲地告訴他 可能是七月 但不會是今年的七月

 

別人的煩惱看起來總是比較可口 自己的煩惱苦澀的難以吞嚥

literally 我這次回台灣首度經歷水土不服 腸胃不適了整整三天

好不容易適應了 卻常在吃了九層塔蛋餅或肉圓後 喉嚨痛了起來

我知道我跟台灣一向處不好 他看不慣我的樣子 我努力接近他

努力的掩飾自己 他仍對我指手畫腳 從內到外 從穿著到行走姿態

我的想法 我的決定 都不合常理 所以我變得偷偷摸摸 畏畏縮縮

 

可是他是那麼貼心 他不畏懼付出 你的眼神稍稍飄向紅豆餅

他就會說“你想吃這個嗎? 我給你買吧 你可以選兩種口味”

他對你的好 是在他的圓圈裡 圓圈裡的事物他都可以掌控

你若安安份份待在裡面 他能用他有限度的資源 給你最好的

他不想讓你看見起士蛋糕 最好你連起士是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他買不起 他沒吃過 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麼 他給不了你

 

這樣黏黏膩膩充滿負擔感的感情脅迫  挾著“寵溺” “尊寵” 之名

把你變成一個不會自己提包包 不會自己剝蝦

無法自己去買coco 的公主 公主所差使著的 是那群台灣男人

有一天 他不再幫你開車門了 你又急又怒 大哭大鬧 面目猙獰 

覺得他變了 不愛你了 你知道嗎? 他沒有錯 他是提供服務的人

當然可以隨時收回 而你自然可以找到下一個僕人 這是台灣

充斥著願意為另一半做任何雜事瑣事的台灣男人

 

台灣的女生朋友們總喜歡炫耀“你知道我男朋友為我做什麼嗎?“

”他連水都不讓我碰 每次都是他洗碗“ ”他會幫我安排好旅程 

我連機票多少錢都不知道“ ”他會做啊 我還沒說他就幫我做好“

男朋友為你做的事 就是感情的成績單 越多他就越愛你

這段感情裡 你以為你是女王 你是主控者 其實不是的

你是完全的弱者 把自己的情緒交給對方 他可以輕易地操縱你

只要不幫你拿水你就哇哇叫了 叫你自己走回家你就崩潰了

多麼容易 他要結束這段感情 只需要停止服務即可

而你要結束這段感情 卻沒那麼容易 結束了誰來服侍你啊?

那些習慣的 被侍奉的生活習慣 已經被他養成了 

怎麼結束呀?

 

以前在台灣時 我也當過公主 不想走路有人會背我

只要唸出食物的名字 十五分鐘內就可以原地送入口中 不必移動

後來發現我不喜歡那樣的自己 我寧可捨棄方便 也要無價的自由

我不需要你來為我決定事情 即使會選錯 我也想自己決定 

不需要把我像菩薩般載來載去 我喜歡自己旅行 隨時改變目的地

不用你幫我付錢 我不想給予你過目我所有消費的權利 

我的需求和消費都是我的隱私  我想分享時 會不吝一切地告訴你

 

人生就像一場桌遊 我不想變成一個旁觀者

看著我的輸贏掌握在號稱一個愛我的人的手裡 

要自己相信他會為我選擇最好的策略 幫我走到獲勝的終點

我要自己跌撞 自己操控 哭或笑自己承擔 這樣才好玩 才樂在其中

沒有人牽著你的手 你就可以走到更遠的地方

看見他永遠無法(或不想)看見的風景 

反正這個世界上 沒有誰能一直陪著誰(電影-喜歡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sinsunsea
  • 在比較乾燥的國家待上一陣子後 回到台灣會不適應濕黏的氣候 皮膚容易過敏
  • 我好像人體餵蚊機 他們一直叮我 而且我一直提高音量說話 喉嚨很痛 台灣環境音很大聲 大家聽力不好 說話音量必須加大

    LadyJ 於 2017/06/26 17: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