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沾沾自喜今年的時差調得不錯  可是其實研究深思一下

就會發現我根本沒調時差 是上學期在奧斯陸莫名其妙的作息

常常晚上八點沒洗澡沒刷牙沒洗臉就睡 直到早上六點醒

或者去party喝了酒半夜三點才睡 還是早上六點醒

這早上六點醒的魔咒 成了回台灣後的福音 

現在變成每天中午十二點半醒還說得過去 對吧?

 

自我下飛機後 台灣的雨沒有停過

soul mate從Ohio搬到LA後 在期末的日子常感孤單

我們同時醒著的時間重疊的更少了 在奧斯陸苦苦追趕著

她在LA新的時區 適應她會在line語音留言出現的時段

結果現在又全變了 變得更糟了 我留了一天留言她卻沉睡著

我們都在變動著 她畢業了在美國開始求職 我回台灣過暑假

之後(八月)會開啟異常忙碌的新學期

 

我驚訝於台灣的一如既往 家裡幾乎沒有變動

家人像過去一樣 長得一樣 說一樣的話 彼此間一樣的互動模式

只是曾經存在於這個空間的阿公 在我在米蘭的時候過世了

當時在歐洲的時區 僥倖跨過了那場悲傷的喪禮 

甚至也跨過了外婆的喪禮 還有幾場以前熟悉的朋友的婚宴

只在臉書上看著她們穿著禮服 在鏡頭前擺出僵硬的姿態

 

在台灣的時候我常常感覺到孤單 因為大家有的我都沒有

而我有的 會換得驚訝的眼神說“你瘋了嗎”或是“你能做得到嗎”

我能做得到的 但是當我做到的時候 環顧四周 沒有人在看

沒有人在幫我拍拍手 大家都背對著我 忙碌於自己的家庭

照顧自己所關愛的人 一頭熱於自己的人生當中

我就這樣爬在桿子的高端上拿著好不容易得到的旗子

茫然著想趕緊找到下一個目標 下一個桿子去爬

免得空閒下來後 會發現自己無所適從 會再度被瞪大的眼睛

驚訝地問“你將來要怎麼辦” “你現在要做什麼”

 

那天在咖啡廳 有個挪威人坐在我對面 說他覺得人生的意義

就是沒有意義 什麼都是隨機的 被雷劈到的機率非常小

有個人一生中被雷劈到三次 沒有因果 只是隨機

印度窮困的人連髒水都必須喝 而他是富裕的挪威人

把水龍頭開著看電視都無動於衷 沒有因果 只是隨機

他想要夏天工作三個月 其他月份把挪威賺的錢拿去義大利

買一塊小田 房屋 種些蔬果 專心寫他的科幻小說

相對於台灣許多勞工夜夜加班到半夜還只有捉襟見肘的22K 

他生在一個爆發戶國度 能有這樣的選擇 沒有因果 只是隨機 

 

挪威很多人喜歡村上春樹 日本作家的作品 那樣悲觀的

縹緲的 無病呻吟式(請村上春樹的粉絲迴避)的自怨自艾

挪威人不信宿命 沒有destiny那樣浪漫的情懷

他們只是活著 無須驚訝也無須歡喜 健康的活著

 

每一次想念挪威 每一次覺得又被同化了一點

每一次聽見挪威語和挪威腔英文而感到熟悉安心

都會興起無論姿態多狼狽都要回米蘭的念頭

在這些時差的間隙裡  除去了那些人情世俗

除去所謂的前途和合理性 如果還有一點點選擇的餘地

如果還有一點點真心和自我 我只能夠卑微地想起

那殘破卻怵目驚心 對米蘭僅存的熱情 

 

那些酒紅之後的荒唐 那些獨自旅行的風光

你的奉承和你的羨慕 你口口聲聲說我是你見過最美的人 

都不如那些斷片殘桓(就像古羅馬廣場裡的斷片殘桓) 

能讓我看見人生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