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在杜拜機場轉機 四個小時深夜的漫長等待

一個中年婦女坐在我斜對面 她邊說台語邊拍打她自己的小腿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這個情境我已經一年半沒見過了

把公眾場合當自己家裡 她拍了十分鐘後開始大幅度抖腳

接著來了一群台灣人 她們大聲嚷嚷哪裏還有座位可以坐

互相爭問要不要喝水 A11號候機區頓時變成菜市場

他們說的話我都聽得懂 他們的表情像是我前世做的惡夢

 

只要有人就會有噪音 就會做出令別人煩躁的舉動

在挪威有 搭巴士去哥德堡的路上 一個挪威男人大聲講電話

挪威語本身已經不優美 音量一大更加令人惱火

前幾天我回到家已經半夜一點半 還是有人在party大放音樂

貫穿整棟樓 隔天電梯臭得要命 是食物廚餘的臭酸味 

地上散落披薩殘骸和連綿到正門口的薯條

在米蘭有 義大利人在聚會時把筷子當打擊樂器 

敲打桌子沒完沒了 我真的非常討厭歐洲人愛敲桌子的惡習

 

人真的是這個地球上的萬惡淵藪 為什麼那麼吵?

我被嬌生慣養的斯堪地那維亞人同化 忍耐力變得淺薄

因為安靜慣了 一點點聲響都令人無法忍受 

之前瑞典人在機場傳訊息給我 說機場裡一堆法國人大吼大叫

我當時說 人家出國開心啊 你們這些NPC哪懂得人類的情緒

現在NPC化的我真心不懂了 在機場深夜嚷嚷到底是幹麻?

這些旁若無人的舉動 到底是什麼樣的動機使然?

而且 聽得懂他們的語言更加令人干擾 我在挪威和米蘭過得好

是不是有一部分是因為我聽不懂他們的語言?

 

人和人之間的互動太多了 距離太近了 表情太放鬆了

台灣人好可怕 我想躲回奧斯陸的小皇宮

我想躲回挪威  和路人對到眼會彼此馬上迴避的世界

大家沒有表情 輕聲細語 冷冷清清的過著 

 

我把耳機戴起來了 可是還是聽到新的一群台灣人駕到

大聲嚷嚷“這邊有位置! 過來! 這裏一個位置“

到底哪裡來的那麼多話可以說 呱呱呱呱說個沒完

他們無所畏懼的直視你的眼睛 從頭至腳打量你

下一個月該怎麼過?過去旅行的經驗告訴我 

人變成NPC要幾個禮拜 NPC變成人卻只需要一天

Let's se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陳小陳
  • 台灣人真的愈來愈猖狂愈來愈可怕😨
  • 哈哈哈

    LadyJ 於 2017/08/04 14: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