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會想起那一個瞬間 六月的羅馬 那個瞬間

因為競技場擠不進去 滿心頹喪的上網找了家店

這時我犯了一個愚蠢的錯誤 這篇有寫就不再詳述

總之是進了一家雷店了 食物乏味 但卻常想起那一秒

終於脫離擁擠的人潮和煩躁的高溫 安靜的入座點餐

雖然後來店員不斷來跟我搭訕 但大部份時間還是很安樂

 

今天摯友傳給我一個引言  “凡世間安樂 皆經由困苦而得”

去年被西班牙樓友折騰得不成人形 剛搬進小皇宮時

多麼滿心感激 每天醒來都是欣喜 都是愉悅的獨居的一天

現在卻消散的那麼徹底 那些生活不再是MV裡的一個片段

只是生活本身而已 而我只是個在裡面賴活的窮苦留學生

 

挪威人是無法再讓他來了 薇恩(是的 是犀利人妻)說過

“一直等待 就是乞丐”  挪威人恨不得每天能見我 

這個等待 是心理上的等待 是完全等不到的那種等待

我只是需要一個正常人該有的關懷 溫暖 自然的關心

但挪威人做不到 他們的民族性沒有古道熱腸四個字

只是我想不到對口口聲聲宣稱fall in love的人而言 

還是能那麼置身事外 好個挪威人 偉大的斯堪地納維亞人

 

你知道我怕的是什麼嗎 我怕的是 再在這個城市住下去

我會覺得漠然才是自然 這種漠然不是對事物的輕視

而是完全無動於衷 你說什麼 做什麼 他都是遙遙相望

卻又在莫名其妙的時刻drama queen般暴走 

我好累 期末心力交瘁還要處理這種狗屁倒灶的事

 

每次在米蘭認識的人傳訊息來 我都會恍如隔世

真的有那個地方嗎? 在奧斯陸掉的眼淚讓記憶受潮而模糊 

聽說那裡的人說著迷人的義大利腔英文 

在約會時會精心搭配入時的行頭 噴上迷人的香水

卻在等餐時大剌剌的拿起桌上放的餐墊紙搧涼 喊著太熱了

聽說他們會假意上廁所其實偷偷去付賬 你問要付多少錢時

一臉爽朗的說 “Don't worry. I already paid."

這些那些 在記憶中像浸了水的衛生紙 上面的圖案斑駁 

我不敢碰 怕碰了就徹底糊了 再也看不出來原來的樣貌

對於一個不知道何時能離開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人而言

太殘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