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朋友S來我家找我 我們本該一起在今年畢業

但荒唐如我 一延再延 看著她修diploma弄得神情憔悴

竟不禁感到有點僥倖(難道沒意識自己遲早也會變這樣嗎?)

S開始瞞天抱怨 兩年來的怨懟讓她不再是初見的那個人

她說這麼美好的國家 為什麼要住著這樣一群機器人?

 

她試了又試 想和挪威人做朋友 她們晚上一起喝酒聊天變得親近

隔天在學校遇見 對方假裝不認識她 連招呼都不打

她說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 是在奧斯陸唸書的國際學生寫的

文章說 挪威人的朋友都是幼年時期一起成長的

挪威人的男女朋友 也是自小就交往 他們緊緊抓著對方

即使對方出軌了 和別人睡了 無所謂 男女朋友關係依舊

 

挪威人根本不人性化 沒有感情 什麼都不在意 說是男女朋友

其實心裡也沒多在意對方 這就是他們的民族性 一灘爛泥

S說想抓一個挪威人過來 切開看看他的血是不是紅色的

她迫不急待能回法國 這兩年只不過是一場災難

如果是剛從米蘭回奧斯陸的那幾個月 我肯定能跟她同仇敵愾

但今天 我的立場軟弱 昨晚才有個挪威人在這同樣的空間

告訴我他愛上我了 我回答他 ”所以呢 你想聽什麼回答?”

我想我才是那個該被切開來看看 體內有沒有血的人

 

奧斯陸待我不薄 但是你要懂得應對

像我這種人 從來沒有付出任何努力去和挪威同學做朋友

應該說 我從來不曾付出努力去和誰做朋友

也許我體內的某一部份 和那一灘爛泥的挪威人是一樣的

只要不回到米蘭 就不會讓那個真實 赤裸裸 的自己跑出來

面無表情地活著 並不代表你的內心不快樂 

這是奧斯陸的求生之道 說聲"I just don't care"

把好奇心降低 同理心減弱 然後就不會受到傷害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