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長得有一點點像我在米蘭的愛人

藍色的眼睛 黃色的頭髮 笑起來的法令紋還有手臂的線條

可是 挪威人是永遠不可能像義大利人的

 

你知道有一種人非常無聊  以生俱來 由內而發的無聊

我在台灣約會過一個男生 就是這樣道地的公務員性格

(對公務員沒有貶意 大家請不要生氣)

他會鉅細彌遺地告訴你他每天的行程 身家背景 

但對於你的事情不會多問 你分享後也得不到什麼反饋

這種人self-involved的很徹底 但你看不出有什麼樂趣

他本身是這麼無聊的人 就算involved到精髓裡去又如何

也是只能倒彈了 身高和肌肉都只是虛無

 

米蘭的愛人就不一樣了 他不說英文 卻總是能讓我笑出來

眼神是那麼真摯 充滿好奇心 即使是報備行程也充滿熱情

可是再讚嘆又如何 不知道啥時才能回去米蘭

還要和這些挪威人蝦攪和多久呢? 

 

我想念那時穿著拖鞋就可以到樓下家樂福買食材

隨時可以出門外食不用考慮太多 朋友一約就aperitivo

這裏出個門穿的像個行動衣櫃 吃碗麵台幣六百簡直冤大頭

昨天有個義大利人說 他想到在奧斯陸交換結束後要回米蘭

就覺得心煩 我告訴他我願意跟他換 他待在奧斯陸 我回米蘭

 

米蘭在很多人的心中只有髒亂吵 但在我心中就是天堂

因為他是對我那麼的好 上學期去米蘭交換的同學說

我去的米蘭和她去的米蘭 好像兩個平行世界

為什麼她沒受到像我那麼好的待遇? 她出門根本沒人搭訕

可是她去布拉格也沒被詐騙呀 她說捷克人都友善有禮

想不透我當時怎麼會落荒而逃的狼狽離開布拉格

 

城市和人之間真的需要緣份 如果回不去米蘭 我該怎麼辦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