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去買菜回家的路上

一個女人用挪威文問我 “你有十克朗嗎?”

嗯 我不會挪威文 但怎麼聽得懂?

住在歐洲的日子 發現語言在對話中不如想像中那麼重要

表情和動作 還有語調會讓你無師自通 法語 義大利語或挪威語

在巴黎向路人求助 他們睜著大眼睛對我說一連串法文

每次我都聽懂了 非常奇妙的經驗

更別說在義大利 約會只靠google翻譯 還需要心電感應

總之 我是聽懂了 她在跟我要十克朗

 

我很驚訝 上次在米蘭坐電車時 一個女人跑來問我聽過安麗嗎

(或是nu skin? 是在台灣也很有名的直銷公司)

我也同樣驚訝 想不到全球通行的不只是cheaters, prostitute

還有要十塊錢的人!

 

很久以前在新竹火車站時 我給過一個人十塊錢

那個時候飽受工作荼毒 覺得賺錢真的不容易 為了區區幾塊錢

無視自尊 自我 在別人的摧殘中崩毀 

某天在電車自動販賣機前面 看著她的雙眼 忽然感同身受

打開零錢包給了她十塊錢 那是唯一一次 

現在的我 自己都想跟別人要十塊錢了 窮留學生實在可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