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奧斯陸的小皇宮後 我成為一個消失的國王 隱居在市中心

一直看劇 一直看 一直看 直到2017 直到世界末日

什麼都不想做 就這樣讓我頹廢的變成松子吧(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因為月經來了 因為在倫敦太過疲憊 因為好久 好久沒有這種安定的感覺

從去年夏天 一直到現在 在奧斯陸 終於 終於有了家

但畢竟在倫敦待了那麼長時間 還是該寫寫遊記

 

這是我第一次到英語系國家 在挪威和義大利 常因為文盲買錯東西

也聽不懂路人在說什麼 走在路上鴨子聽雷 就習慣了置身事外

一下飛機 發現只要我願意 是可以聽懂路人在說什麼的 

就算不願意 他說得夠大聲 還是會被迫參與他的生活

一點隱私都沒有 每個人難道不該有屬於自己的私密語言嗎?

原來看being human時 覺得英腔很可愛 全是因為Aiden Turner

當全城英腔中 從電視新聞到掃地阿姨 真的非常讓人倒彈

確定了我不喜歡英腔 也不喜歡美國腔 法國腔 印度腔

說到底就是只喜歡義大利腔 像我這種死腦筋的人 

怎麼不乾脆訂機票回米蘭算了?(昨晚還真的在查)

 

倫敦是個很大的城市 有了巴黎的經驗後 我選擇住在市中心

只有七天 寧可花多點錢買時間

沒什麼比 累了可以回家休息一下再出門更可貴了

(缺點是 常常一回家後就不想再出門)

有人說 “你若在倫敦覺得無聊 你到哪裡都會覺得無聊”  他是對的

這樣一個城市 應有盡有 有河有公園有博物館有皇宮

有各式各樣的人 尤其是華人亞洲人 這是我旅行那麼多國家中

見過最多華人的城市 甚至有台灣餐廳 嘟可 台灣雞排 非常驚人

連米蘭都只有一家(或兩家)台灣餐廳 在倫敦台灣人也非常多

隨便找了家店 坐在對面也獨自吃飯的女生就是台灣人

我主動攀談了幾句(抱歉 看到台灣人就想湊上去的毛病還是沒改)

她邀請我一起吃她點的小黃瓜 兩個獨自用餐的人 變成一起吃飯的朋友

不是很浪漫嗎?(笑)

 

習慣了奧斯陸的安靜 冷靜 第一天遇到的每個人都喊我darling

倫敦頓時贏得了我的心 接著發現物價非常便宜 再度把小皇宮拋到天邊

當新鮮感退去後 路人們大若洪鐘的聲音 嘈雜的公車電車 擁擠的人潮

號稱可以直接喝的tap water 卻難以下嚥

我想起了奧斯陸的安靜 冷靜 想起了舒適寬敞的小皇宮

 

奧斯陸是那麼冷酷 不近人情 他能提供給我的 也只有適宜人居的環境

物質條件很膚淺 偏偏就連在米蘭都會忍不住偷偷想起奧斯陸的舒適

這種舒適 是種不造作 但是符合最基本的人性需求的舒適

不是很奢華 不是很貼心 好吧 就像我前陣子很厭煩的北歐設計

一切都那麼簡單 只有白色 黑色 木頭色 幾何造型

很無聊 很煩悶 但不會造成你的心理負擔 就是這種舒適

 

要寫倫敦 居然又講起了奧斯陸

這就像是暫時離開相處了十幾年的老伴 

和一個穿著super dry又潮又帥的男人出去約會

他帶你去吃各國料理 花招百出 彩衣娛親 你雖然笑了

心底卻想著那個天天大眼瞪小眼 小氣吝嗇無聊的十年老伴

想他穿著衛生衣褲癱在家裡看電視的樣子 每餐都吃鮭魚 棕色起士

你和他說任何話題 他都無動於衷 心情好時擠出客套又敷衍的假笑

約會結束了 回到十年老伴身邊  你以為你會感到欣慰 安心地笑 

結果只是長噓一口氣 因為可以脫下高跟鞋和一身盛裝 因為放鬆 因為熟悉

那個人癱在那看電視的樣子還是令人生厭

 

這是習慣 不是愛 而習慣 是連愛都無法抵抗的可怕力量

 

想知道倫敦訊息的人現在應該很火 我之後會寫真正的遊記的(會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dyJ 的頭像
LadyJ

Lady J -挪威留學日記

Lady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